欢迎来到中国江宁网!
投稿邮箱:acr365@21cn.com
今天是:
收藏到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仿效乐视、小米 暴风“生态联邦模式”能走多远
字体【 】  来源:中国江宁网    日期:2017-02-26 17:34    编辑:ozh    阅读次数:

 

 “联邦就是放权、放利,”黄晓杰对经济观察报说,身为暴风魔镜CEO兼股东之一,他的一个感触是,暴风魔镜从前年1月诞生开始,就是这种模式。曾经历过一场8年创业之后,他没选择阿里,而是来到暴风集团做VR,或许他看准的,一是VR的前景,二是这种放权放利的模式,“犹如再一次创业”。

  冯鑫除了是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之外,还是暴风魔镜、暴风统帅、暴风体育、暴风融信(暴风金融)、风秀科技等公司的直接或间接股东。2015年3月公司上市,股市将这家规模不大的播放器企业推上了神坛,这无疑是公司乃至他人生的拐点。

  在VR歪打正着助力公司股价后,随着资本的疯狂涌入,曾经那个业务单一、不擅资本运作的老牌播放器企业,以及曾被雷军指出“对钱不敏感”的冯鑫,都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发生了快速蜕变。公司在资本的助力下,频繁通过控股、参股等方式,快速涉足了TV、体育、金融、直播、游戏等各个“风口”领域。外界来看,暴风形成了业务架构类似于乐视、管理模式类似于小米的“联邦”雏形,这个模式,冯鑫起名叫“生态联邦发展模式”。

  然而,股价与业绩不成正比、传统视频迎来业绩天花板、VR裁员风波、TV硬件成本居高不下、影视和游戏收购遭叫停、体育等新业务高投入与慢产出之痛、视频版权一直先天不足等等难题,正在以各种方式,考验着“生态联邦发展模式”的进一步推进,更考验着暴风集团及通过控股参股捆绑起来的诸多公司,能否真正走向“共和”?

  “联邦”雏形

  暴风金融CEO史化宇早前在360工作,与暴风魔镜在上市前夕成立不同,这个业务的平台公司北京暴风成信科技有限公司,其股东为北京暴风融信科技有限公司,于去年11月才成立,至今不过数月历史。作为一名80后,史化宇对经济观察报称,互联网企业一般都有KPI,冯鑫也会给他设KPI,但他不会把今年的重点工作围绕来自冯鑫的压力,而是围绕“用户体验”。

  冯鑫构建的“生态联邦模式”,他曾于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有过类似解读,即未来十年有个大娱乐组织(他提出的DT大娱乐平台),每年养着几亿人,然后无数内容、无数商业模块的人不断地流通运转;那是个组织,组织里的公司没有完全的隶属关系,但确实有一家公司在其中扮演着,类似于高速公路之类的角色;这家公司仅在其他公司赚的10块钱里,收取一两块钱的费用。

  在资本热捧之下,冯鑫作为金主开启了多元化跨界扩张之路。这个过程中他坚持了两个原则,一是控股、参股而不收购,资本整合而非控制,联盟而非合纵;二是所投资公司和暴风之间要有“高产品连通率”。这与雷军的投资逻辑颇为类似。

  两年过去了,外界发现,暴风涉足的几大业务,在架构上越来越像乐视了,刚上市时,冯鑫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乐视时称“不太看好其模式”,而在暴风集团上市一周年发布会上,冯鑫却唱起了贾跃亭爱唱的那首《野子》,现在看来,似向“前辈”致敬。

  去年9月份,冯鑫正式公布了“N421”战略,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块核心的内容平台(影业、体育),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互联网娱乐服务。N代表着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和游戏等多种商业形式和载体。冯鑫称之为“暴风虫”。

  在冯鑫的这个“联邦”中,有上市和非上市资产之分。一方面,通过暴风集团这个上市平台或在平台下设投资公司,投资进军上述业务;另一方面,以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这个冯鑫为实际控制人的平台参与投资,或者成立其他投资机构进行投资。

  根据相关公告,上市平台暴风集团在VR、TV、影业、体育、金融、直播等领域公司的持股比如均未超过50%。据公开资料,截至目前,集团在暴风魔镜、暴风统帅、暴风影业、暴风体育、风秀科技(直播平台)、暴风融信(暴风金融)等重点公司中持股占比依次分别为18.8518%、27.337%、35%、17.87%、46%、19.9%。

  暴风魔镜曾是上市公司100%全资子公司,但自2015年1月底至当年8月期间,一轮轮增资扩股之后,又将11%股份转让给了暴风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暴风魔镜CEO黄晓杰,两者持股比例分别为5.5%,到去年1月,将暴风魔镜装入中芯铭弈(后改名为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持股18.8518%。

  与暴风魔镜玩法不同的是,暴风TV是一开始便找来了“小伙伴”。2015年7月6日,暴风统帅成立,暴风集团依然参股不控股,其他参股方有海尔旗下日日顺物流、奥飞动漫和三诺数码影音等,几方试图在硬件研发、内容制作、物流配送、线下体验店等方面深度合作。

  直播平台上,暴风集团于2015年10月26日发布投资公告,公告显示,暴风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深圳手势科技有限公司、张恩拉等5方拟签订《投资协议》。协议约定,暴风科技向北京风秀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人民币4,600万元,持有风秀科技46%的股权,暴风控股向风秀科技投资人民币500万元,持有风秀科技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与暴风控股合计持有风秀科技51%的股权。

  类似于暴风魔镜的模式,去年6月,公司参与投资设立暴风体育,公司持有暴风体育19.9%的股份。之后的9月8日经过了一轮增资,公司持有暴风体育的股权比例由增资前的19.90%变更为17.87%。

  去年7月16 日,公告显示,公司、暴风鑫汇、吕宁、王原拟共同投资人民币1,000万元设立暴风影业,其中公司出资人民币350万元,占股权比例的35%。

  史化宇对经济观察报说,暴风金融于去年10月成立,至今短短数月间,已经诞生了一款“快活宝”的理财产品。今年1月份左右,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向暴风融信(暴风金融平台)增资,增资后暴风集团持有暴风金融19.9%的股权。

  与黄晓杰类似,史化宇在暴风金融持有股份,通过宇信(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融信风暴(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个公司间接持股。

  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冯鑫直接持股上市公司21.18%,另外,其与公司高管、核心技术人员一起,通过融辉似锦、瑞丰利永及众翔宏泰间接控制公司股份5%以上。

  这符合冯鑫的联邦理念,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组织,没有完全的隶属关系。“暴风魔镜是独立运营、独立核算的,这种模式可以很好调动人才积极性,在互联网企业中比较常见,”黄晓杰如是说,“但大的战略方向还是要与集团制定的一致,企业文化上也颇为相似”。

  史化宇的感受是,具体的日常经营集团不会干涉。他去找冯鑫谈工作,也多是向集团“要资源、要支持”,“一般情况下,集团都会给予帮助,“史化宇对记者说。

  受阻

  冯鑫早在今年一月份就放言,暴风体育2017年要冲击互联网体育平台第一名,然而在2月21日,其针对证监会问询的公告披露的暴风体育收入规模,却让人大跌眼镜,2016年1至9月份,暴风体育收入不足10万元,且现阶段的收入完全来源于体育内容制作业务。在动辄烧钱数十亿元的互联网体育领域,乐视体育曾在去年投资27 亿元购买中超版权,腾讯体育仅NBA独家版权就花了5亿美金,相对于这些资本大鳄来说,去年融资近2亿元的暴风体育,显然颠覆竞争对手的难度加大。从收入来看,用今日头条的模式做体育,所谓“抄近道”,目前来说依然未有显著成效。

  日前,吴奇隆和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被披露已经找到新合伙方——阿里影业,这一消息或许让冯鑫内心五味杂陈,长期以来暴风视频业务便受尽版权诉讼之苦,相较于贾跃亭早年间花较低成本购买大批独家影视版权的“先见之明“,冯鑫在此方面错失了良机,而如今独家版权费用争夺激烈,价位不断水涨船高,这也是让传统视频行业业绩逼近天花板的重要因素之一。为此冯鑫少有的大手笔投资了影视公司,并选择了明星公司稻草熊影业,却最终铩羽而归。历经5个月停牌,去年3月14日,上市公司拟通过资产并购重组的方式,共斥资约31亿元,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进军影视、游戏、海外三大业务。但这桩备受瞩目的交易于去年6月被证监会叫停。证监会认为稻草熊影业目前的盈利能力就对赌业绩而言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而这项收购的搁浅,让冯鑫的DT大娱乐平台构建上受阻,伴随的是其股价大跌。

  暴风集团购买视频内容的版权上,2013年至2015年这三年的数字分别是4559.71万元、3362.88万元以及4542.82万元。虽然与其他在线视频公司相比规模太小,但已然占了每年成本的20%以上。

  日前面对证监会问询的公告显示,2017年1月份,暴风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调整公司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募集资金总额调整为不超过18.42亿元,原先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被取消。其中募资最大一项拟投入12亿元用于视频版权购买。并通过比较优酷、乐视动辄20亿左右的版权购买费用,来说明暴风12亿费用的合理性。可见在自建暴风影业公司之后,伴随的是巨额投资。

  一级市场研究咨询机构FellowPlus 的CEO郭颖哲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视频行业流量换广告的商业模式天花板见顶,虽然大家看起来疯狂砸钱没有停,但是基本都开始探索其他道路。

  郭颖哲说,4块屏幕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互联网视频领域各企业都在瞄准,唯一不同的就是,暴风在那段各视频网站烧钱的岁月里,选择低调做业务,在上市之后才决定重构布局。

  2015年下半年,VR火热加上暴风上市后“不差钱”,在暴风魔镜业务群至少有20个项目同时推进,包括了魔镜、魔眼等。

  然而VR领域资本风向陡转,去年10月份,暴风魔镜身陷裁员近半的风波之中,黄晓杰对经济观察报坦言,彼时一个是业务调整,一个是确实有一部分裁员,资本变冷之下,运营压力确实变大,我们把VR的下游产业链比如房产、汽车、旅游、UGC等独立出去,我们人员规模也从原来500人减至300人。

  黄晓杰回忆道,2015年VR在资本市场非常火热。以至于到了2016年资本冷淡下来,就有人看衰VR,其实2016年天猫销售数据显示,VR产品和内容均比2015年涨了十倍以上,行业依然是高速发展的。2017年注定将是VR指数级爆发的一年。

  但一位VR企业负责人则表达了相对谨慎的观点,他认为VR企业多数处于在一个生存中艰难挣扎的阶段,指数级爆发恐怕不会在短时间内到来,预估大概到2019年前后了。

  黄晓杰不认为暴风魔镜会变身VR“先烈“,他认为用户体验好、性价比以及发烧友口碑,可以迅速抢占市场,”冯鑫告诉我,未来三到五年里,暴风魔镜可以不盈利,但要快速抢占市场。

  黄晓杰对经济观察报说,VR是有时间窗口的,而做VR平台,不仅涉及硬件、软件、内容以及游戏等,更主要的要抢占这个领域的入口。类似于互联网领域的BAT之战。一旦抢占了,后来者很难突破其地位。

  上述VR负责人较为认可,凭借资本优势,暴风集团以及暴风魔镜在VR全产业链上的布局。这是VR创业公司难以做到的。

  针对证监会问询的公告还显示,暴风直播平台“秀场“在去年1至9月的报告期内,直播业务营收虽然实现1221.46万元,但亏损357.74万元。

  据了解,成立较晚的暴风金融、暴风影业均未有业绩。

  股价与业绩

  股价与业绩长期不成正比,也是暴风集团被冠以2015年A股“第一妖股“之称的原因之一。

  2015年3月上市时发行价仅为7.14元每股,彼时还叫暴风科技的上市公司连拉39个涨停板,股价最高时曾飙升至327元。按最高点时折算,暴风科技的市值相当于1.2个优酷土豆,8.4个迅雷

  如今股价却一泻千里。2月22日,暴风集团盘中出现快速拉升,报45.2元,涨9.44%。这与之前最高点的复权股价相比,尚不及最高点的三分之一水平。

  至今,虽然公司总市值从369亿元的高点跌至如今的约119亿元,但相较于之前刚上市时募资5.1亿元的创业公司体量,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也正是冯鑫在那次采访中坦言股市带给公司的是“机缘”的主要原因。

  但2016年业绩预告显示,营业收入约15.65亿元至17.28亿元,比上年同比增140% 至1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735万元-6932万元,比上年同比-89.99% 至-60 %。

  暴风一位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暴风TV去年累计销量达到100万台,在互联网电视里已经排名第二,第一是乐视,第三是小米。“我们的电视一是搭载了VR技术,可以看VR视频,另外就是用户花499元可以看暴风及已经达成合作的爱奇艺、腾讯视频等所有视频内容一年。”该人士说。

  与乐视类似,从硬件促销加内容收费的模式来看,硬件总难摆脱亏损厄运。虽然去年业绩预告显示,暴风统帅对同比100%以上增长的营业收入贡献很大,且互联网视频VIP 用户增值业务收入增幅达100%以上。但净利润同比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之一,即电视行业的电视面板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暴风统帅的产品成本大幅增加;此外,暴风统帅处于市场扩张期,营销推广费用不断增加。

  从2011到2015年度,暴风科技的营业收入虽然总体呈现上涨态势,但净利润分别却摇摆震荡,约为4928万元、5585万元、3854万元、4186万元和1.58亿元,前四年增长并不明显,而2015年大幅增加很大程度上是来自暴风魔镜被剥离获得的投资收益1.04 亿。

  上市前,暴风的业务模式是典型的互联网“免费+广告”模式,根据财报,暴风在2013年和2014年,广告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5.4%和88.7%,到2015年降到了70%。而销售商品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不断升高,2016年第三季度,暴风超体电视销售收入在集团营业收入中占比首次超过50%。

  基因

  与暴风魔镜所在的北航致真大厦地图距离不过500米,暴风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就在北京首享科技大厦13层,虽然两者距离不远,但办公环境却差得太多。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暴风魔镜17层占了整层的办公区,开放式格子间,走廊等都显得宽敞干净、色调明亮,尤其是宽敞的休息间,三三两两坐着或交谈或喝咖啡的员工,散发着科技企业人文关怀的气息,而总部办公区给人感觉便促狭很多,装修风格上也较为粗糙简单。会议室也经常不够用,出现撞车现象。

  暴风魔镜创办时间要晚于暴风集团10年左右。

  这10年间,风口一波波地搅动着暴风以及其关联行业,从移动互联网到智能互联时代,从PC、手机到VR、体育、教育、影视等,暴风也从单纯做业务转变为资本市场的弄潮儿。2005年至2008年之前,视频行业创业时代里,暴风剑走偏锋选择做播放器(客户端),期间优酷土豆大战了几轮,行业里好不热闹。

  2009年至2015年,互联网巨头和国家队纷纷进入视频行业,结束了创业时代,继而进入资本兼并和抱团取暖时代,标志性事件是2012年两大视频巨头优酷土豆合并。其间,暴风仍独自做播放器,并进行了在线视频等的尝试。

  2015年至今,传统视频网站时代逐渐落幕,以去年4月土豆优酷(公司名为“合一集团”)私有化退市并被阿里巴巴收购为标志性事件,另一个时代——A站、B站为代表的二次元为代表的新型视频网站时代悄然来袭。暴风仍在做播放器,所不同的是,这已经不再是暴风唯一业务。2015年上市前后,助力上市以及借力上市的VR、金融、体育、影视、TV等多元化布局如火如荼,暴风在管理思路、公司架构、资本运作手法以及产品研发推出等方面,一定程度上致敬了BAT、小米、乐视、今日头条等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企业。

  被冯鑫找来前,在2007年至2014年间,黄晓杰做着与VR不搭边却与冯鑫做的视频播放器类似的产品,是一款名叫“天天动听”的搭载在手机系统上的音乐播放器平台,那是智能手机从萌芽到繁荣的时代,经常为到底搭载Android平台还是Windows、塞班系统和IOS系统而苦恼。最终在2014年没逃过被阿里收购的命运。

  与之相较,2005年暴风集团前身成立,深耕视频播放器业务长达10余年,从2006年开始便寻求上市,一直到2015年3月才在A股创业板上市。业务单一、上市路坎坷,尤其在上市前差点被阿里收购,与黄晓杰相比,冯鑫幸运的是,终于熬到了上市,冯鑫曾于去年5月份一次采访中坦言,没有2015年红火的股市,就没有暴风的今天。而曾经那个注册公司做BP机维修、做煤炭运输、当历史老师、开馒头厂、卖喔喔奶糖、拿着简历在国展找工作的北漂“混混”,他的人生轨迹也从彼时起走入了“新的境界”。

  有意思的是,冯鑫至今都比较自豪的是曾是产品经理出身,他在上市前的几乎全部精力可以一分为二:一是踏实做产品,二是筹备上市。他觉得彼时的暴风集团“很单纯”。然而2013年的一件事给他带来极大触动,那年8月的一次饭局,曾为冯鑫金山上司的雷军请老同事吃饭,饭桌上,雷军有些得意地举杯说,小米要完成一次融资了,估值是100亿美元。那年,暴风回国内筹备上市已经两年,但仍不见希望,2010年以后,冯鑫先后抓过在线视频、销售、无线业务等,结果都不理想,而自2009年C轮融资后再无融资,冯鑫就问雷军自己的问题在哪里。“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够大。第二,你得找个人帮你。第三,你对钱认识不深刻。”雷军说。


但郭颖哲对经济观察报分析,作为晚入局的“新人”,暴风并没有特别的优势,提出“N421”战略更多是想从VR、TV、体育、魔盒、影业、金融等侧面切开入口。只是,在别家都砸钱买版权做独家的大环境下,一直贯彻“不烧钱”的暴风,打着在视频内容的擦边球,想要不买版权、不自制内容、靠碎片化信息和周边内容来抄近道,短期可以激发用户新鲜感。
  一个月后的2013年9月,冯鑫选择了新的方向,做VR,直到2015年上市前夕成立公司,从而为上市公司营造了虚拟现实概念,股市将暴风集团推上了资本的神坛,这或许是冯鑫做“生态联邦”的一个思想发端。

  郭颖哲担心,长期来看,作为业务基础的内容层面受冲击是必然的,进而影响整个生态布局。此外,暴风魔镜也长期处在亏损状态,并且集团陷入专利官司,和其他巨头相比,暴风的流量似乎也并不足以支撑起“N421”这个庞大的体系,“暴风虫”究竟是黑马还是炒作的噱头,还要冷静观察。

  • “2016年11月11日江...
  • “2016年11月10日江...
  • “2016年11月12日江...
  • “2016年11月14日江...
  • “2016年11月15日江...